导航菜单

首页 >  文章 >  汾酒拓跡邀李白 暢飲光陰六千載

汾酒拓跡邀李白 暢飲光陰六千載

图片说明:汾酒拓跡邀李白 暢飲光陰六千載,。

文/王文清[1] 張亞蘭[2]陳旭[3]拓作:“千門萬戶汾清香”本文以擬人(拓及角色)和虛擬(李白角色)的手段,共賞這幅“千門萬戶汾清香”拓及作品,讀者可以李白角色身份品飲“拓及”為您準備的六千年光陰美酒,通過二者的虛擬對話,結合旁白解釋,品味拓及酒香,光陰詩韻。拓及:“黃河之水天上來,奔流到海不復回”,詩仙可在天地之間?拓及:“飛流直下三千尺,疑是銀河落九天”,酒仙可在浩渺銀河?[旁白]拓及用李白《將進酒》、《望廬山瀑佈》中的兩句詩,向著天空、向著銀河系,問訊李白詩仙的蹤跡。唐代著名詩人李白既是詩仙,又是酒仙,拓及希望將這融匯六千年光陰的美酒奉與李白品嘗。李白:昨夜忽聞酒飄香,嫦娥與影催我行,大唐一夢今方醒,有酒徑沽共君飲。[旁白]李白似乎聞到瞭酒香,聽到瞭拓及的真誠要請,決定應要前往人間,共飲美酒。[“嫦娥與影催我行”:李白在《月下獨酌四首》(其一)中有詩句“舉杯要明月,對影成三人”,此處借用李白意象,把嫦娥與影當成瞭常伴李白的酒友。“有酒徑沽”:李白《將進酒》中有“主人何為言少錢,徑須沽取對君酌”。]拓及:清香汾酒要仙人,千載光陰奉君酩。掀簾步入百姓傢,共話人間幾度秋。[旁白]拓及引詩仙李白來到一處龍頭掛飾懸掛“汾酒”字樣燈籠的幌子前,掀起簾子,要詩仙入內。(拓作中自上而下,自右至左,淡墨如水,傾瀉而下的形象,系以晉裕汾酒公司商號門前掛的竹簾為原型創作的拓及形象。拓作中的器物貫穿起瞭一部汾酒千年史,過去的器物拓在“簾”外,代表走出去的均已成“史”,現代的“汾酒”瓶隱約“顯”在“簾”後,代表走進來的“現代”。晉裕公司於1919年元月成立,是汾酒股份有限公司的前身。“晉裕公司”“竹簾”掛在普通迴形紋木質屋簷為指征的“普通百姓”門前,配合竹簾上的小篆文字“千門萬戶汾清香”,來代表汾酒早就從祭祀神壇、王宮禦酒,輕輕松松、平平常常地進入瞭百姓傢,是伴隨百姓日常飲食的常用酒品。)拓及:小口尖底六千年,杏花遺址現真容;青銅竹節正反杯,仰韶文化戰國盛[旁白]拓及拿起那個小口尖底繩紋陶甕,給李白介紹說,這是距今約6000多年的仰韶文化時期,華夏先民們的釀酒器具。他們將蒸熟的谷物放入小口尖底甕,待其發酵成酒後澄清飲用。這件器物於1982年在山西杏花村出土,是我國乃至世界上最古老的酒器之一。拓及接著又拿起小口尖底甕左下側的戰國“舉一反三”青銅酒杯說,在我國青銅文化盛行的春秋戰國時期,酒文化也很盛行。這款正一杯,反三杯的青銅竹節杯,既暗合中國“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萬物”的傳統文化,又顯示瞭飲者“竹節虛懷”的君子之風,酒宴中主賓間勸酒興致盡處,又不失文人雅士之氣度,這是我們見到的最早的“舉一反三”竹節杯。來,把這6000年的酒,倒入戰國青銅杯,我先自飲三杯,聊表對仙人的敬意和歡迎,仙人可以一杯對飲,請。李白: 黃帝與我夢中見,也曾把酒祭神壇;戰國荊榛群雄起,百戰沙場玉壺傾[旁白]李白端起酒杯,一飲而盡,說:據傳“酒之所興,肇自上皇”(出自晉代人江統著《酒誥》,上皇,應指三皇中的黃帝),當時谷物珍貴,酒更珍貴,一般是用在重要祭祀活動中的,黃帝曾在夢中要我行神壇酒祭之禮。戰國時期,群雄紛起,戰士豪情,飲罷玉壺酒,仗劍赴沙場。來,讓我們再飲三杯,祭天地,祭英靈。[“戰國荊榛”出自李白《古風》(其一)中“戰國多荊榛”;“百戰沙場”出自李白《從軍行》;“玉壺”出自李白《玉壺吟》中“烈士擊玉壺”]。拓及:齊王把酒不獨歡,修書鄴城侄叔親[旁白]拓及拿起一壺距今1500年左右的北齊時期的“汾清酒”,分別斟滿李白和自己的酒杯,又拿起小口尖底甕下方的穎拓“北齊書”。給李白介紹說,這北齊書中的武成帝高湛,在位僅4年(公元561-564)。北齊國都有上都、下都之分。上都在鄴,就是現在河北臨漳一帶;它的下都在晉陽,就是現在的太原晉源一帶。高湛561年繼位後,大部分時間都在晉陽活動,而上都鄴城則交給他的侄兒河南王高孝瑜守護,其在位初期頗得高孝瑜的幫助。武成帝在晉陽經常喝汾清酒,為表示對高孝瑜的喜愛和嘉獎,於是寫信勸高孝瑜也喝上兩杯,“吾飲汾清二杯,勸汝於鄴酌兩杯”,以便叔侄二人在上、下都共享汾清酒的美味。武成帝在位雖不長,卻因酷喜“汾清酒”,而以“汾清帝王”留名史冊;汾酒以其“清”之高品,成為宮廷禦酒,這是史上最早的記載。來,我們來品品“汾清帝王”喜愛的這杯“清”酒吧。[穎拓:拓印技藝中要求較高的一種技法。指拓作者對著物品臨摹出拓作效果的一種特殊繪畫方式。本拓及中“北齊書”系穎拓收藏於山西祁縣圖書館中的宋版圖書《二十四史》中北齊史部分]李白:金樽清酒鬥十千,玉盤珍饈值萬錢;停杯投箸不能食,拔劍四顧心茫然[旁白]說起宮廷禦酒,李白或是回憶起瞭自己在唐王宮中享受的美酒佳肴,也或許感慨自己當年與皇宮格格不入的性情,以及大才難被重用的落寞;更或是想到自己曾三赴晉陽,並與郭子儀結為千年知己的往事。“欲渡黃河冰塞川,將登太行雪滿山”,我的子儀兄弟,如今又在哪裡呢?“金樽清酒鬥十千,...拔劍四顧心茫然”,出自李白《行路難》(其一)。李白曾與開元二十三年(735年)赴太原訪太原府尹(李白好友元演的父親)、天寶十二年(753年),李白慕名來汾陽,暢飲杏花村乾和酒。並在此次遊歷中偶識郭子儀。郭子儀當年初入行伍,李白奇子儀目光如炯,謂子儀“不十年當擁節旄”(宋人樂史《李白集序》)。果然,後子儀定安史亂,歷諸道節度,成為唐代著名武將。子儀年輕時因犯法當斬,李白為其斡旋,救瞭子儀一命;後李白因幕僚身份,受永王璘起兵謀反失敗牽連,本應遭誅。子儀以官贖李白,李白得免一死。李白與郭子儀,一文一武,相惜如命的知己佳話,傳為千古;唐乾豐二年(667年),李白到汾陽醉中攜友細校唐初大將郭君墓碑。清代《汾陽縣志》中記載“太白亦曾攜客飲,醉中細校郭君碑”。[李白與郭子儀互救故事,源頭似乎是唐人裴敬會昌三年(843年)所撰《翰林學士李公墓碑》,後《新唐書.李白傳》,及明清各代文人、小說對此故事均有渲染,但李白詩集及唐人顏真卿撰《郭公廟碑銘並序》、《新唐書.郭子儀傳》,均未提及二人互救故事。然,李白與郭子儀年齡相仿,郭長李白四歲,李白尚武情節詩中顯見,二人與唐宮廷均有交集,且均盛名在世,無任何往來似乎也說不過去,真實史實如何,且待有心人細細推敲,此文重點不在於此,故不深究。]拓及:清代禁酒惹群言,根深枝廣難撼搖[旁白]往事如煙。拓及端起北齊書下面的一壇“德厚成”清代杏花村汾酒,斟滿二者酒杯,又給李白講述瞭一段因清代乾隆帝禁酒令,引發的全國各地對汾酒的議論。話說明清時期汾州燒酒盛名扶搖直上,產量多,銷路廣,汾酒釀造技藝與全國各地水土結合,與四方民風相宜的結果是,汾酒成為全國各地白酒釀造之源流,人稱“白酒祖庭”。汾酒的影響力如此之廣、之強,是如何為人所知的呢?這還得從乾隆帝說起。乾隆初年,適逢天旱糧少,政府號召廣開耕地,節省糧食。乾隆元年(1736年),內閣學士兼禮部士郎方苞奏稱,西北五省遍造燒酒,年耗百萬石之谷,建議乾隆帝下令“禁造燒曲,毀其燒具”。二年(1737年),乾隆下“禁酒令”,引朝野內外強烈反響。曾歷康熙、雍正、乾隆三朝的清代名臣,刑部尚書,山西興縣人孫嘉塗抗脂上書,直言永禁燒酒對於貧民生計、米谷儲藏,“不惟無益,而且有損”。孫嘉塗言之鑿鑿的論述引起瞭乾隆帝的重視,遂著總理事務、王、大臣與九卿等詳細討論再奏上報,並說“若果嚴禁燒鍋,不但於民食無益,而且有害,朕旨可收回”。九卿們頗感棘手,再報奏折態度模糊,乾隆帝不滿,遂將相關禦旨、孫嘉塗奏折、九卿議論,一並交給燒鍋規模最大的直隸、河南、甘肅、陜西、山西五省督撫參考,共同討論,令其復奏。事實上,從乾隆元年(1736年)到乾隆九年(1744年),全國各地督撫,包括五省之外的湖南、湖北、四川等督撫均上報瞭大量的對禁酒令看法的奏折和市場調查報告,最終,酒沒有禁瞭,人們卻看到汾酒所及之處已經衍生出各種地方酒:陜西西鳳、郎酒茅臺、北京牛欄山、二鍋頭、東北燒酒、河南宋河糧液、湖北漢汾、湖南湘汾、安徽古井、山東蘭陵等,或由晉人釀、或用晉酒曲、或聘晉酒師,如是追溯,汾酒在華夏猶如大樹開枝散葉,無法動搖。且在這個時期,晉商足跡所至、山西會館所在,汾酒都是商人聚會、會館拜祭所用的高檔酒、婦孺皆知的名酒。晉商與汾酒如影隨形,走南闖北,名譽天下。李白:將進酒,杯莫停,金樽豈可空對月,人生得意須酒歡[旁白]拓及講述的故事,不僅讓李白從回憶中醒來,還對汾酒在清代引發的議論,帶來的影響,甚為驚訝。他拿起拓及示意的乾隆七年(1742年)山西巡撫嚴瑞龍奏折,和奏折下面一酒肆賬簿記載的存酒量、買賣記錄,仔細端詳,想象著汾酒在清代造成的轟動影響。此時,拓及指著“千門萬戶汾清香”旁邊的文字說,這是清代大詩人袁枚在《隨園食單》中對汾酒的一段描述。《隨園食單》乃中國飲食文化經典之作。袁枚在酒類介紹中,首推山西汾酒,這個南方詩人如此描述汾酒:“既吃燒酒,以狠為佳。汾酒乃燒酒之至狠者。餘謂燒酒者,人中之光棍,縣中之酷吏也。打擂臺,非光棍不可;除盜賊,非酷吏不可;驅風寒、消積滯,非燒酒不可。汾酒之下,山東膏梁燒次之,能藏至十年,則酒色變綠,上口轉甜,亦猶光棍做久,便無火氣,殊可交也”。“仙人已酒過多旬,可喜歡這“酒中光棍””?拓及問;李白言,“五月天山雪,無花隻有寒”,“飲此光棍酒,直下斬樓蘭”。由此可見李白對“光棍酒”的認可和喜愛。同時,作為一個嗜酒如命的酒仙,自然對清代帝王的禁酒令嗤之以鼻,因此,李白直勸拓及“將進酒,杯莫停”,人生怎麼能沒有酒呢。[“將進酒,杯莫停”,出自李白《將進酒》;“五月天山雪,無花隻有寒”,出自李白《塞下曲六首》(其一)]拓及:金獎猶存百年香,德厚、晉裕均讓賢[旁白]此時二人已喝至面酣耳熱。乘著酒興,拓及又拿起那個葫蘆型的酒瓶,說,“來來來,清代美名不足論,民國金獎才是真”。我們來品品民國獲巴拿馬國際博覽會甲等金獎的義泉湧汾酒。二人在推杯換盞中,拓及遞過那塊金質獎牌,興致極高地講述1915年2月,在舊金山巴拿馬萬國博覽會上,義泉泳參展的高粱白酒一舉奪得國際白酒界頭魁,獲甲等大獎章的盛況,還說美國羅斯福總統也珍藏此酒,次年聖誕節時才舍得與傢人共享。那讓中國白酒在世界揚名的人是誰呢?就是這位在白酒界工作64年,掌舵57年,獨創“清蒸二次清”分離發酵釀酒法的“楊德齡”大掌櫃,拓及指著唯一的那張人物照說。這個楊德齡(1858-1945),人稱“酒腿子”。14歲起就在汾陽泰和園酒坊做學徒,習得一身釀酒真本事;19歲接管杏花村寶泉益掌櫃;41歲(1899),將杏花村盧傢街德厚成、崇盛永等酒坊合並為一體,改商號名稱為“義泉湧”;57歲(1915),進一步合並杏花村其它酒坊,“義泉湧”更名為“義泉泳”。同年,他參展的義泉泳高粱白酒獲國際酒界最高殊榮;1919年,楊德齡61歲時,“義泉泳”與時俱進,進一步發展壯大,納股擴資,改為“晉裕汾酒股份有限公司”,公司走上瞭科學管理,規模經營的快車道;1949年10月,杏花村汾酒被指定為新中國國宴用酒;1993年,在原晉裕公司基礎上不斷壯大發展起來的,汾酒集團公司,做為中國白酒第一股,山西第一股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,這汾青花瓷酒,就是當今汾酒集團出品的酒。李白:壇汾一壺歸我有,醉歸銀河翶天遊[旁白]拓及與李白邊喝邊聊,身邊的酒瓶已東倒西歪,6000年光陰一飲而盡,二人也到瞭依惜話別之際。李白揣起那壇青花汾,醉步蹣跚著對拓及說:“仙人不獨遊,美酒當共賞,待我要6000年古今中外癮君子,擇良辰吉日齊來暢飲,靜候老夫消息”,說罷便隱沒在銀河天際;拓及也卷起這一簾汾清夢,期待與酒仙的再次相遇。這正是:千言融入一杯水,頃刻酣暢萬古情卷起一簾汾清夢,靜待銀河酒仙行[李白《答王十二寒夜獨酌有懷》中有“人生飄忽百年內,且須酣暢萬古情”、“吟詩作賦北窗裡,萬言不值一杯水”之詩句][1]王文清,酒史專傢,山西財經大學客座教授,山西財經大學晉商研究院特要研究員,山西白酒產業發展特聘顧問,中華養生酒文化研究院副院長,中國國際酒文化聯合會副主席,中國多傢大中型酒企文化顧問。省部級勞動模范,獲汾酒百年文化傳承獎、中國飯店業工匠創新特別獎,著有《旨酒長源》《白酒祖庭》《清香風骨》《國宴汾酒》《紅色汾酒》《品讀汾酒》《中國白酒前世今生大揭秘》《萬裡茶路與中國白酒》等酒文化書籍。[2]張亞蘭,山西財經大學晉商研究院教授,主要研究晉商與金融史。社會兼職:中國商業史學會副會長、山西省晉商文化研究會副會長,中國商業史學會萬裡茶道專業委員會副主任。[3]陳旭,高級經濟師、中國古典金融及晉商文化研究學者、山西財經大學客座教授、拓及藝術非遺傳承人、收藏傢、攝影傢。“拓及”藝術為陳旭開創、命名,是在平面拓、立體拓(全形拓)基礎上進一步發展,將所拓對象延伸至包括植物、動物等在內的所有物品,並以與文字、書法等表現方式的巧妙結合,來傳達作品趣旨的全新藝術創作方式。此作品為陳旭於丁酉年(2015年)完成的第一幅綜合性器物題材拓及作品。

 >  本文声明:

本文内容不代表成年人电影av_AV高清无码在线观看_国产av国产av在在线观看--蜜桃圈APP视频立场,本站仅作整理、存档及学习之用,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。

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、学习、交流、转载,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。

文章名称:汾酒拓跡邀李白 暢飲光陰六千載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karmaboxers.com/article/88.html
有关热门【汾酒拓跡邀李白 暢飲光陰六千載】的标签